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传统国学

连山先生访谈录(三):礼闻来学,“诚”字为决

时间:2017-05-27 10:56:07  作者:  来源:光明网  查看:0  评论:0

  编者案:

  他是一个纪录片导演,无数次深入群山与丛林,走访人群与麋羊,他的眼藏在镜头之后,好奇而犀利;

  他是一个布衣学者,几经辗转波折,倡圣学、办书院、举祭祀,与三五大聋弟子同证庄子不言之教。

  因采访的机缘,一个在镜头后如实纪录捕捉,一个在讲席前诚意于生命庄严。

  没有提纲,没有讲稿,三个小时过去了,茶水换了几次,这场问对只是开始,没有结束。

  生命与生命的对话,或同样适用于每一个你我。今由学人整理,分册刊之,分享于诸仁。

Q4、学人——礼闻来学,“诚”字为决

  沈小闽导演(以下简称“沈导”):

  书院,什么样的人来学,怎么来?

  连山先生:

  这100多年来,我们都是西式学校的经验。我们思考问题都是受制于我们的经验的,按照正常的,就是春季招生,夏季招生,学校考试啊,然后我们要计划收多少学费啊。

  从夫子开始,采取的是束修制,礼闻来学。从孔子一直到王阳明,书院都是这样做的。它不打广告招生,而是等那些立志来学的人。

  当初,我同样面临招生,收费的问题,我现在的这个书院呢。

  第一,它不是收费制;

  第二,它不是公益的。

  今天(提到办书院),要么是公益,要么是收费,总是在两端选。

  我们是个中道的国家,中道之国的中,不是东西南北中的那个方位。

  今日,无论书法、绘画、音乐全都是两端。譬如绘画,要么具象,要么抽象。中国上下五千年的绘画,没有具象、抽象这般二过。我们以前把它称为写意,这个“意”,“得意忘形”的“意”,“意理”的“意”,不是情绪的意。

  现在你看,一个画画的人,他要么是画具象,要么是画抽象,他没有中间可走了。要么是变形,一旦变形,就装模着怪。我们已经和我们的祖先,完全的阻隔了。祖先怎么想的,我们没有办法揣摩了。

  除非是你的心和他的心重新汇通,你才能感受到他怎么想的。这就像王阳明先生说:若圣人处此,该作何念?

  如果是孔子或阳明先生,他要办个书院,他会怎么做?他会思考哪些问题?他会怎么下手?

  我为什么要采取束修制?

  束修制不是我发明,束修才是礼闻来学。

  我觉得,这是我需要持守的地方。

  我不拒绝商业办学,我也不会排斥那些做商业办学。

  我的好多同道、朋友,他们也在做书院,做商业类精英课程,这非常值得尊重。因为商业有商业的接引,公益有公益的接引。

  很多有钱人如果你不收他的钱,他就不来学。

  但如果天下书院都商业了,像颜回这样的人,到哪里去呢?还有很多穷人呢,他交不起那个学费,那他怎么学?

  公益的呢?有些(学人)就会不珍惜,会缺乏起码的尊重,他会觉得你该的。今天,公益两个字已惯坏了很多人,在公益的名义下,好吃懒做。

  书院,采取束修制就是:你什么时候来学,你想学多长时间,你要缴多少钱?都是自己与自己商议的事情,不需要跟书院商议。书院只是在那儿,等诚意的人自愿依礼来学。

  学人先向书院递交申学书,(格式可以从书院微信平台上下载),待书院督学确认后,即可以带上自己的日用所需,入院修学了。

  这叫礼闻来学。叫依礼来学。

  就像我们平时去看个朋友,走个亲戚,再穷会拎一包小果子。这个果子即便是拎来拎去,谁家都舍不得吃,就留着走亲戚家用的。但是去的时候不能空手啊。拎个东西,表明尊重人家。不是人家想东西。所以,你带东西来书院,带钱也好,带物资也好。表明你是来治学的。你有求。不是我求你。这叫非我求童蒙,童蒙求我。

  书院入学的程序,书院的学规,以及书院治学的办法,无不是对圣贤之教的一印证。它不是无端的,不是拍脑袋想的一个办法。

  沈导:

  刚才您说的是什么人来学?咱们会怎么应对的来教他们呢?

  连山先生:

  只要依礼,有治学的志向,就可以来了。

  年龄上呢,基本上是针对成人的。

  在古代,蒙学、学堂、书院,有一个这样的次第。十三岁以前,基本上都在蒙学里面,古代的书院,它不是蒙学,蒙学是儿童开蒙学馆,有些书院里面,它下设有蒙学馆。

  我现在做的其实就是针对成人的书院,目前来修学的学人,有些可能是大学刚毕业的,有些是大学毕业参加过几年工作的,最年长的学人六十多岁,孙子都有了。

  学人年龄差距虽大,在直面性命上,却也是同一起步,反倒形成了一种很好的共同修学氛围。书院修学,跟学校就不一样了。书院以自学为主,有疑则举,无疑安住,日常院务皆由学人分担,书院不另聘工作人员。

  我们的教学方法,也是跟学校大不相同。

  学校一般就是上课式的。上课,下课,计课时,书院自古到今,都不是现在的讲课式。

  书院人人是自学,在书院只是方便问学。学生有问即举,可以问师,也可以同学之间互相参议。

  会有不同学者往来书院讲学,学人可以籍此印证平日所学。

  印度泰戈尔,他获得诺贝尔奖以后,他用奖金建了一个东方式的大学,东方大学有丰富藏书,有生活区,只是是没有教室,他说:校园里任何一棵树就是一个教室,他就是为了效法孔子。

  孔子设教,就一颗杏树,足矣,所谓杏台设教,夫子于树下弦歌,学生们各自读书,有问题就举疑,这叫问学,我们今天还讲“学问”,《论语》实际上就是弟子问问题。偶尔呢,孔子和大家在一块,雅集一会,所谓的聊天也是言志,紧扣着每人来治学的方向,须臾不离。

  治学永远是个人的事情,如果你不想学,师天天讲,是没有用的。

  老师只是给一个方向,然后各自努力践行。若遇歧路,有师拨迷。

  我那个书院,提出了八个字治学习方针:宗经、涉事、守先、待后。

  我们为什么来学?我们每一个生命有着什么样的方向和担当,也就是孟子所说的:守先祖之道业,待后世之来者。每个人实际上都是道统的传承者,每个人都是道德的守护者,这个时代,只要还有一个君子,后来者就有灯塔和希望,因为小孩子的成长,都是上行下效的,如果上面不正,小孩子很难学正。

  夫子弦歌,弟子读书,颜回择菜。

  做饭是颜回的事。慧能也是打柴舂米的,要有事干,真正的中土教化,很少有空口读书的。一定要有事干。

  孟子将它总结为:守先待后,这是每个人的责任,这也是我对书院来学的人的一个提醒,生命不是孤零零的存在,不是说你吃饱了就没事了,不是说你结婚跟父母没有关系。这并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自由恋爱,自由不可以上无父母,下无子孙。

  所谓“宗经,涉事”,在事上见,不空读书。

  来书院申学,先是一个月试用,就是双方互为检测,一个月你来试试你是不是跟书院契合,是不是适合书院这种教学的方式,书院也看你是不是适合跟大家在一块同住,如果你性格太孤僻,譬如跟其他的学人没法相处,那就会弄得风气不好,所以这个书院,凡新来的学人,都被学长所带。就是前期来的,他们在书院基本上已经知道该怎么学,也知道方向,那么新来的人就会一对一的分配到他们那里去,由前面的学长,带他们如何做事情,书院的事情都是学人来做的,我们这个书院不聘请外人,譬如说洒扫,各种各样的接待,做饭,前院,后厨全是由学人做事,每个人既是来治学的,每个人也都有个事干。

  书院不管大小,还是有很多事物的,我们每个月对市民会有公共大讲堂,那个时候很多市民过来,茶水啊,洒扫啊,各种准备的工作都需要做,怎么接待……真是一应俱全。

  这些活全部是学人分摊的。他们没有工资,学人做事情,都是用来印证的。用事情来印证,你所读的圣人的东西。用圣人的东西,来引领你做事情,此即是“涉事”。

  书院以涉事为宗经,以宗经为涉事。

  那么读书就会让我们明理,明理你就能做事情。这样就构成了一个无内无外的一个整体。就是事情和道理,不是分割的。

  空口读书,仅仅是累计一些知识,是没有意义的。也不是只讲做事,变成了劳工。

  在书院越是久的学人,他干的活越多。唯明理者,可以担当。

  不能明理,做一点小事,就会烦恼不断。就会纠结说:凭什么让我做事?凭什么我要做这事?凭什么你不给我钱,还让我干那么多事?我们不会给太多解释的。

  学人进入书院以后,就在这八个字的类似方针下,然后我们开始派生出一些很细的学规,学规实际上是怎么制定的呢?就是学人基本的日常规范。事实上就是住院(常住)学人,自己议出来的,我不会越俎代庖的,我只会给他们一个总纲。

  譬如说:现在歙县雄村的竹山书院,学习宗旨只有一条:学做人。

  大家来书院只干这个事情:学做人。

  学规四个字:无怨无悔。

  无怨,不迁怒,不怨人;无悔,有担当,不逃责。如是,则庶几君子。

  然后,学人具体几点起床啊,什么时候吃饭啊,这些活谁干啊,就有他们自己议出来的。一条条议,不要议空,当前书院遇到什么问题,就写下来,怎么处理,怎么应对。大家才都可以遵守,如果发现这个规则定的又问题,在执行的时候大家再议,调改。日常规范是从书院长出来的,是自己议的,执行就有亲切感。

  所以,我这山长当的很轻松,基本上不问他们什么事。

  学人入学流程:

  凡来学者,申请经在院学人审议批准,通过后,先一个月,书院与新学人互为检测。一个月以后,书院的常住学人,集体对新来的学人做审评。决定新人去留。

  老学人如何审核新的学人?一个月,做事情是不是有起码的态度认真,是不是老是起情绪,是不是态度端正,是不是严重的违反了学规,譬如酗酒啊,斗殴啊

  治学:

  书院早晨六点钟就要早课,早课基本上是诵读,具体诵读哪一本经典,自选,不分儒道佛。

  在书院,没有教派之别,只要是求真,即可以。佛经,道德经,在这儿都不是宗教。我不反对宗教信仰,但书院就是书院。在这儿只有经典,一切经典,只为印证性命的真实不虚,不建议外在膜拜。

  我们主张人人守“一本正经”,所有的经典都能够汇通到一本上来,一能通万。建议学人每人持守一部经典,自己选,持守《道德经》也好,持守《论语》也好,持守《诗经》也好,然后广泛地来涉猎其他经典,彼此汇通。这种汇通,不是书与书的汇通,而是千经万经,汇通于汝一人。才叫打成一片,才叫一以贯之。生命才能是立起来了。(书差不多就读通了)。

  上午以经学为主,下午是以艺为主。

  有学香的,有学茶的,有写字的,有画画的,有打拳的,有下棋的……都可以。他们都有各自拉开的时间,当然如果书院有公共活动呢。他们都要听调度,听学长的调度,正常的时候,就是各自学各自的。有问题可以找我,也可以他们自己讨论。

  每周有一两次,他们互相论辩的时间。这一两次,类似于读书会、茶会,大家在一块,轮流主持,各自分享,学了什么?互相之间,类似于答疑一样。使得这个问题得以深入,不定期还有一些交流和雅集以及行脚。

  他们的行脚活动。就是出去走走,参学。到各地书院去参访一下,然后再回来。

  书院的学人,跟寺庙不一样,寺庙的和尚,是出家了;书院学人,无论待得短、待得长,都要回到社会上去。在书院,是为了生命能立定,能立,再到社会上去,就可经的住沉浮。

  今天我们去讲匠人精神。真的不是技术问题,大匠之心即圣心。以前的书院培养了士,士散落到这个社会的各个行业里来,各个行业都有士;士,确定了此一行业的高度。

  仅仅追逐技术以后,就会走向追新猎奇的反方向去。

  这个时代,之所以没有大师,是因为没有士了。

  当年刘备打草鞋,他还有经师呢!

  人有技师以习术,有经师以正生,类似于西方的教父。这个生命之师专门负责善护良知。所以,刘备的经师叫卢植,曹操的经师是蔡邕。连孙悟空还跑去学焚香点茶,读经论道,这样猴子才能有人性,否则的话,就是猴子。

  这是教育的根本。

  今人,缺经师。即便大学里设”经学“,它依然是个外在学术,是个外在的经学。为了写论文,为了提出自己的观点,它没有内化为生命本身的庄重和庄严感。

  能用文来化愚痴成智慧,才可以说是有文化的人,这是教育的终极目标。______连山先生访谈录(三):礼闻来学,“诚”字为决____


免责申明:

1、居士网所有文章、图片、视频除注明本站原创外,其余均采集自互联网和佛教图书,知识产权和版权均属原作者、网站、出版社。我站采编仅为弘扬佛法,若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及时与本站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处理,谢谢。

2、本站文稿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、网站转载,但须注明出处及本站链接URL。

3、来源未注明“居士网原创”的文章,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其观点供读者参考。

相关评论
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居士网的文章除注明本站原创外,其余均采集自互联网,若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第一时间删除。

慧通居士QQ:376862483     本站QQ交流群:174778746   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  

 国家工信部备案号:苏ICP备1305590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