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传统国学

连山先生访谈录(二):人生无他事,只是随顺!

时间:2017-05-27 10:56:11  作者:  来源:光明网  查看:0  评论:0

  编者案:

  他是一个纪录片导演,无数次深入群山与丛林,走访人群与麋羊,他的眼藏在镜头之后,好奇而犀利;

  他是一个布衣学者,几经辗转波折,倡圣学、办书院、举祭祀,与三五大聋弟子同证庄子不言之教。

  因采访的机缘,一个在镜头后如实纪录捕捉,一个在讲席前诚意于生命庄严。

  没有提纲,没有讲稿,三个小时过去了,茶水换了几次,这场问对只是开始,没有结束。

  生命与生命的对话,或同样适用于每一个你我。今由学人整理,分册刊之,分享于诸仁。

______连山先生访谈录(二):人生无他事,只是随顺!____

  Q2、遇庄——由画入庄,以庄近道

  沈小闽导演(以下简称“沈导”):

  您那时候就开始读庄子,开始画画了,是吗?

  连山先生:

  这也是个偶然的机会,原来工作的时候跟某个企业打交道,需要查他们的文化背景资料,很巧那个企业属于阜阳地区(企业有庄子文化的渊源)的。

  我老家也是那儿的,尽管我生在蒙城,长在蒙城,尽管经常他们也提到庄子,但是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没有跟它(《庄子》)发生关系。只是知道,哦,有这样一个名字。这个名字跟张三、李四,其实没有大区别。他跟众多的我们学历史时知道的古人名字,也没有多大区别。最重要的是,上学的时候,给我提供的关于一些圣人的信息,基本上都是被动,消极的。实际上是告诫我们,不要学他们,我们要向前看。

  因为这样一个偶然的机缘,我才有机会直接去看庄子的文本,(它)把我震惊了。我几十年来的困惑,原来在这里面都有。就从那时,我才一发不可收。辞职,全力地去读书。

  辞职的第一原因,是为了画画,不是为了读庄子。我想总得有个事干,没有事干,人会闲得慌。单纯地说读书,是说不过去的。你回家啃老,这是不行的。所以呢,我辞职是决定回家画画。

  在绘画的过程中,你总得要问,什么是美啊,绘画以什么为标准啊,到底什么算是画好了。不然的话,我也画一张,你也画一张,都画一条鱼,或者都画一朵菊花,凭什么他画的叫好,我画的叫不好。凭什么我看他画的一点都不像,反而还叫好,到底绘画跟像和不像,有什么关系?

  这些对于我来说,都是当初面临地需要解决的问题,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,你就没有办法朝前走。我刚才说了,我是一个喜欢追问的人。别人告诉了我一个假答案,我不会接受的。(譬如)说绘画,想那么多干吗,不就是画嘛?我不会接受的。或者说绘画,不就是为了考美院嘛,不就是为了展览嘛?这个答案,我也不接受。凭什么要考美院?是不是吴道子考了美院,是不是李成、范宽考了美院,是不是八大山人、石涛考了美院?如果没有,你怎么给我说为了考美院呢?它不能解决终极的,什么是美的问题。什么是准则的问题。

  所以,在这种困惑下,我才有了深入要了解的必需。最初我是寻找古代人的画论,因为很简单,我想:古人也遇到这样的问题。那么他的思维,他的想法,会留在他的笔记与画论之中。当我找到他们画论的时候,(因为现在书很好买,不像古代找个书很难),我才发现,他们都在说“道”。任何一个大画家,他们绘画的方向原来是道而不是画。

  这时候,我才想起来,我们老家想当年还有一个叫庄子的人,之前我曾经为一个企业做文化方案的时候,庄子曾经触动过我。所以,这提供了我和庄子可以更加深入对话的一个可能,对,要了解 什么才是审美,什么才是绘画的一个至高标准,那么,你就得思考什么是“道”?

  与其通过读那些画论,问“道”,不如直奔老庄那儿问什么是“道”。我发现这是个路径,古人也是这样走的。特别是有一天,当我读到八大山人说:“若然甪里山中得,会向蒙庄枕上来。”才知道八大山人,虽然是个和尚身,但是真正能给他生命启发或引导的,恰恰也是庄子。他说“行年八十,守道以约。”他八十岁的人生,就是守道以约的人生。

  这些,一下子给我找到了一个依托。

  从此就没在动摇过。

______连山先生访谈录(二):人生无他事,只是随顺!____

  Q3、讲学——为什么要有个书院?

  沈小闽导演:

  您是如何与书院结缘的呢?

  连山先生:

  近十年来,我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被动的。

  我现在几乎没有主动的东西,譬如建书院,我没有要主动地去建书院;譬如学庄子,我也是被动地去读庄子,因为我需要它。之前,在我困惑的时候,并不知道我需要庄子。只是偶然遇到了庄子,我觉得很契合。那么,我就知道需要他,类似于一个人口渴了以后,就会去找水喝,只要是干净水,能解渴就行,未必挑水的品牌。

  跟庄子的相遇是偶然,跟书院的相遇也是偶然。人生的偶然构成了必然。所以,你问有没有必然的联系。它不是我们言语上的必然。人生几乎没有不是偶然的。谁遇到谁,谁干什么。真的不是人规划的。但这些偶然,绝对不是撞大运,它背后都有必然。就像人与人结婚,如果不是特殊清况,必然会生个小孩出来。它不会生个狗出来。并不是每个结婚,都能有孩子,所以它不是必然。但生出来的孩子,不会是狗和猫,这就是必然。

  我们走在哪一条路上,会遇到什么样的人,(都有必然的成分在)。就是人以类聚,物以群分。你的生命状态在什么点上,你就会与这个层面的人相遇。英雄会惜英雄,英雄会遇到英雄,豪杰会遇到豪杰,君子遇到君子。小人,它的人生只能遇到小人。很简单,即便遇到君子,他也会当作小人。

  你当下的位置,你当下的思维状态,会决定你跟什么人相遇,你跟什么事相遇,能走在一条什么样的路上。

  书院,在今天这样一个上上下下都觉得文化要复兴的时代,政府也在推动。事实上,在十几年前,或者二十多年前。我开始买字典,学繁体字,读庄子、读老子、读孔子的时候,根本没想到有一天,这个,会给我提供吃饭的帮助。那时我觉得死活无所谓,怎么活却有所谓。

  当初,没有考虑到后来还有给人讲学这一事。

  四五年前,我跟书院有这样一个偶然的因缘,无意中成了我现在生活的主体。大家见我都喊我“山长”了,之前我自己都不知道山长是个什么东西。现在人都喊张山长,这说明已经把我和书院挂钩了。

  讲到书院,这三四年,我搬了好几个地方,换了几个书院,尽管这些书院都是我亲手创办的。颠簸流离,不是谁的错,这也是时命使然。

  (从光绪帝一纸诏书废除书院,至今)隔了100多年。已经很少有人还清楚书院是什么了。

  我办的书院。跟合作伙伴之间,未必都能够就书院的方向,办院的方式等问题达成一致,也就是说各自有各自对书院的看法。那么我又不想跟别人争,步调一致,这个事情才能朝前走。如果不能步调一致,且无法协调,道不同,不对撞,我走。

  这事不能争胜。我不会说:你一定要听我的。因为你不必要去改变别人,人家未必错,我也未必对。

  这个时候只能是:我换地方。

  夫子当年在外面十三、四年,他不会说人家国君不对,从来没听夫子抱怨过那些曾经赶他走的人。

  沈小闽导演:

  书院,应该是什么样的?

  连山先生:

  什么是书院,为什么要做个书院?这成为我每天都要想的问题。

  我刚才说的这可能是我小时候就有的一个生命状态,遇到事情,我就一定要问到底。我不会在中途就停的,我即便暂时停,这个问题也不会停的。

  为什么要弄书院?已经有那么多学校了。小学、幼儿园、大学、中学,高等教育、幼教都有,你为什么要凭空办个书院呢?

  这个问题,不是我要回答给别人,我首先要回答给自己。我自己若不明白,我没法去做这个事情,是吧?不是等别人问你,你觉得没法回答,你才来问这个问题的。

  我第一个书院,是与安徽天方集团郑总合作的,他发心要做个书院,找到我。我跟他那时候还都不认识,竟然就开始了。直到现在,我都非常尊重郑总这个人。

  作为从事“教育”的人,最清醒的认识:就是你没有能力教育谁。

  师者,只是为愿学并能力行者,提供一个自我反省的机会。师没有办法催学生反省,夫子说的“礼闻来学,未闻往教”,佛陀说的“不度无缘”。孟子讲“不可以好为人师”。这都是真正为师者的位阶,不要认为你能教别人,更不要以为你学问大。

  如果不能如是,做书院何益?慎用书院的名义,圣人的名义去宰制别人。教育是容不得一丝亢奋的。

  书院为愿意来学者,提供一个可以力行的地方,在这里,师生一道,互相砥砺。

  曾子说:吾日三省吾身;老子说:反者道之动。没有反省是没有教育的,书院是个反省的地方。譬如:人皆好自以为是,自以为自己干的是个正义的事情,自以为自己是个善人,当知未必如此。

  开始知道反省,这是诚意向圣人学习的前提。

  书院,提供一个生命自我觉醒的地方。

  圣人之门,洒扫为事。就是那些人,跟夫子在一块,干吗呢?首先学:如何洒扫进退,日常得能够自理。然后六经也好,十三经也好,这些经可以用来印证我们的日用之行。

  教化,看似有为,其实是个无为的状态。它不可以虚张声势。

______连山先生访谈录(二):人生无他事,只是随顺!____

  沈小闽导演:

  书院是采取具体什么样一种形式呢?

  连山先生:

  有必要了解一下背景。

  现在从国家领导到民众,都有意恢复传统文化。但是,我们这一代人,以及我们前一代人,受到的教育都是:旧的都落后,我们要向前看。所以这个传统文化复兴会很困难,困难就在于人难以相信它了。我们一直相信,幸福在未来。我们把过去,都认为是腐朽的东西,而且这种教育已经深入人心。所以,弯拐的太陡,很多人一时接不上气。

  我们用很长的时间来教育子弟:我们的祖先是不对的,我们已经认同这些了。

  所以,我们需要有耐心,有信心,不去争辩。

  可以人家怨我们,我们也不能去回击,点点滴滴地去做,这是起码的担当。

  庄子说:辩者不胜。我既然在学庄子,那就要去体验这句话到底讲什么。

  不是说庄子说什么,你都认为对,你如果没有能力理解他对的时候,你说他对,也没有用。

  也就是说,人始终处于自省之中,这事情才有可能朝前推进。

  我对办书院的态度是:

  之所以需要一个书院,是因为我们需要一个书院来善护自己。就像冬天,我们需要穿棉袄,是因为我们需要保暖。

  中土大地,是用书院来善护我们的精神和我们的本性的,正如西方用教堂来善护一样。他们各自有其系统。

  未完待续,连载中……

  张真

  字抱一,号连山。

  籍占安徽蒙城,经学私淑先圣,绘事师武隆肖中胤先生。

  创建连山堂卮道工作室。

  时任北京象罔书院、歙县竹山书院山长。

  常以老庄接引门人,从游者日众。

  门人辑其文而成《无端崖》一册。______连山先生访谈录(二):人生无他事,只是随顺!____


免责申明:

1、居士网所有文章、图片、视频除注明本站原创外,其余均采集自互联网和佛教图书,知识产权和版权均属原作者、网站、出版社。我站采编仅为弘扬佛法,若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及时与本站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处理,谢谢。

2、本站文稿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、网站转载,但须注明出处及本站链接URL。

3、来源未注明“居士网原创”的文章,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其观点供读者参考。

相关评论
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居士网的文章除注明本站原创外,其余均采集自互联网,若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第一时间删除。

慧通居士QQ:376862483     本站QQ交流群:174778746   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  

 国家工信部备案号:苏ICP备13055901号-1